初云之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诗古小说www.trgsbank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说着,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:“

与其信他,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,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!”

庾言满口答应:“好好好,哪天我要不行了,一定专门留下遗嘱,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!”

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,倒是笑了。

笑过之后想到正事,神色又凝重起来:“听程纲话里的意思,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。”

她出身侯府,母亲又是公府之女,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,程纲说“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”,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,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,思之令人心惊

庾言握着妻子的手,眉头微皱:“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....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。

毛丛丛也觉纳闷:“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?!”

说着,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:“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,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,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!”庾言听得忍俊不禁,思绪却飘到了远处:“在程纲口中,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?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,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?”说话间的功夫,夫妻俩到了楼下,自然而然的松开手,止住言辞。

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,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,一派冷厉肃杀之像,着玄甲的是金吾卫,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。程纲已经被拿下,双手负于身后,嘴被堵得严严实实。

见庚言夫妇下楼,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,客气的朝二人抱拳:“某幸不辱命,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。庾言还礼,略略后退一步。

毛丛丛近前看了眼,很确定的点头:“是他。”

于朴一挥手,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

套住了程纲头脸,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:“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。

几人就此别过。

庾言要送妻子回去,毛丛丛没叫他送:“这边抓了程纲,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,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。她眉头微蹙,小声同丈夫说:

”倒不是我要泼冷水,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,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。

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,伸手抱了抱妻子,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。

一直到了深夜时分,他才回府。

进门搁下佩刀,迟疑几瞬,却没有回房去,而是使人去打探:“阿耶睡了没有?”

随从看了眼时辰,饶是知道结果,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,继而回来回票:“正房那边说,侯爷已经睡下了。”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,道:“无妨,那就把他叫起来吧!”

随从:...."

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,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,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:“程纲没吐出来?”庾言神色有些疲乏,点一下头,复又摇头,最后说:“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,早些歇着吧,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。毛丛丛如实说:“心里边存着疑影,我怎么睡得着?”

庾言叹了口气:“那就等我回来。”

虽然正值午夜,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,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,就着廊灯,借一点月色,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。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,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,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。“深更半夜的,出什么事了?”

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,没有言语。

中山侯见状,便会意的遣退侍从,等人都走了,才道:“这总可以说了吧?”

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:“我听程纲的意思,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,除了爵位本身之外,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?”中山侯神色微变。

庾言看出来了,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,低声又叫了句:“阿耶?”

中山侯默然良久,终于起身,转动开关,打开了密室,留下一句:“随我进来。”

庾言环顾四遭,快步跟了进去。

密室里留有通风口,点着长明灯。

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,检查过四遭之后,头一句就是:“你要发誓,我今天告诉你的,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,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!”

庾言心头一震:“阿耶.....

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,厉声道:“答应我!”

庾言神色一凛,正容道:“我发誓,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,包括丛丛。”

中山侯听罢,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,不知想到什么,神色忽的

勺萎靡起来:

“原本该是等我

要咽气的时候,才能告诉你的,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,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,思绪稍一转动,忽然间明白过来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白月光驾到[娱乐圈]

白月光驾到[娱乐圈]

三川墨
【公告: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,当天更新一万,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!】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,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,她一时怜悯,给他撑了伞,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。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。明明告白失败,正处在悲伤之中,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,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。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。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,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,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,炸翻一群人。N
都市 连载 17万字
贫僧与她

贫僧与她

绿药
·【为她由佛步尘,也为她堕魔】【圣父僧帝×心机祸水】先帝临终前终于将幼年走丢的太子找回来了。可太子已遁入空门,从里到外四大皆空。纵使太后将各色美人塞满六宫,新帝仍毫不心动,还要遣散后宫!这可把太后急坏了,她咬咬牙,将九域十二国第一祸水莹姬抢进了宫中……莹姬第一次见到空梵,那一天是白露。他合目憩于菩提树下,枕着冗繁俗世奏折,袈裟浸着一层水珠。他睁开眼睛澄明而望唤一声施主,声线染着晨曦薄雾。她忽然想问
都市 连载 7万字
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

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

袂浅
【★本文角色多,群像文★女主事业脑+亲情脑★】【目标: 日更,每晚23:00前,始皇崽招手~~】【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,小圆脸激动的发红:朕的外家是仙人!绝对是仙人!不信二三子往下看!】【本文文案】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,落后到什么地步呢?人人穿着开裆裤,没有凳子,跪坐说话。看不懂字、听不懂话、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“文盲”。没有棉花、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。
都市 连载 34万字
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

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

云水迷踪
【文案】 名牌大学优等生、今年读大二的明灿,某天在街上捡到了十几年后的亲生儿子。 儿子五岁,长得漂亮,性格也乖巧。明灿本就喜欢小孩,很快接受了未来儿子穿越到现在的现实。 至于孩子他爸,明灿不愿和陌生人扯上关系,权当世上不存在这个人。 几个月后,明灿辛辛苦苦把儿子送进小学。 满分100分的数学卷子,她儿子竟考了高达2分。 一生骄傲的学霸明灿精神崩溃了,头一次主动问起孩他爸:“儿啊,你老实告诉妈妈。”
都市 连载 10万字
从鱼

从鱼

春溪笛晓
新皇登基,遍赏功臣,人在农家的江从鱼也被找回来带到京城……据说当年他爹为维护还是太子的新皇惨遭杀害,且江家九族死剩他一个野小子。新皇满心愧疚,什么金银财宝、什么宅子田庄、什么爵位官职,给他,给他,统统都给他!江从鱼兴冲冲前往京师准备开始自己的快乐生活,可惜临门一脚被御史们极力死谏:“朝廷命官不识字不太好吧?”于是在保送入朝之前,江从鱼要先到国子监混个学历。江从鱼:?江从鱼:谁告诉你们我不识字的?算
都市 连载 19万字
清太子有额娘后

清太子有额娘后

鸦瞳
预收《为耶耶李世民吃出大美江山》、《抱到卷王嫡姐的大腿后》、《北宋第一女厨》胤礽生来早慧。五岁生辰那夜,他一梦惊觉两件事:一,最疼他的皇额娘,是为了他续命重生的;二,管东管西的汗阿玛,日后竟不要他了。缺失前世大部分记忆,却有一脑门奇怪知识的小胤礽吸了吸鼻子。哼,有额娘疼的孩子是块宝。只要额娘在,阿玛算什么!他一骨碌翻身爬起来,踩着康熙的肚子,挤进赫舍里怀中,悄声道:“额凉别怕,保成这次一定保护你。
都市 连载 16万字